Helen Zhang

原来你是这样的英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来英国之前,我总是憧憬着英国的种种:开放多元的文化,古老优雅的建筑等等。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到英国快一个月了,这里有很多东西都与我预期的不同。 我生活的考文垂是一个非常非常迷你的城市,面积和中国的一个县差不多,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自然风景也非常一般,除了树就是鸟。简单来说,考文垂就是一个让人一点也不想拿出手机拍照的地方。 作为一个工业城市,考文垂没有什么特别的历史。人文景点也特别少,除了市中心的一个教堂和一个雕像以外就没有什么别的名胜古迹了。更讽刺的是,明明这都是珍贵且稀少的名胜古迹了,竟没有被好好保护。在如此重要的雕像下面居然是一个碰碰车游乐场,Excuse me? 我都替英国人感到生气。

Finding the Feeling of Home

Changing locations is never easy. Most of us have done it, and perhaps sometimes wonder how we managed the…

向世界出发

 “海归”指从海外留学归国的人员,因“海龟”和“海归”发音相同,故“海龟”也用于代指这类人。   这个夏天,我似乎做了一件特别勇敢的事情。 早在今年4月份,我已决定就读格拉斯哥大学,不仅把公寓订好了,甚至连前往英国的机票也买了。然而就在7月,我又收到了姗姗来迟的华威大学录取通知书。虽然华威大学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学校,但是在这时候选择华威大学,就意味着放弃已经安排好的一切,从零开始。是打翻一切选择梦想,还是选择更安稳的路呢?全家人纠结了好几天,最后我还是咬咬牙退了机票,选择了华威大学。 问题在于如何处理已经订好的公寓。在选择新学校之后,虽然我一直在寻找转租人,但是一个月之后我还是一无所获。在中国,付了订金的房子如果最后决定不入住,最糟糕的情况也只是拿不回押金,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国外也是这样,所以当时的我一点儿都不着急。然而就在我准备放弃寻找转租人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公寓的邮件。 读完这封邮件,我感到眼前一黑,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心脏狂跳不止。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的二十二年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 绝望似乎要将我吞没,我只能无力地拍着胸口,希望能让身体好受些。我不顾一切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大喊大叫,希望能把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出来。我突然想起以前的老电视剧里,那些在遭遇金融风暴后破产的商人在证券大厅里歇斯底里地哭泣的场面。我觉得那就是我。 邮件阐明无论我是否入住公寓,都需要支付一年(6万元)的租金。若拒付,我很有可能会面临法律纠纷。当时,距离结算全款的最后期限仅剩一个工作日。除了付款,另外一个办法是找到一个转租人把合同转让出去。我能走的只有这两条路。 6万元对于我家来说并不是一笔小钱。因为办理英国签证,家里大部分资产已经被银行冻结了。损失6万块,对我们家来说是个很沉重的打击。祸不单行,华威大学那边订的宿舍也快到交6万全款的最后期限了。一下就是12万,为了留学,几乎是倾家荡产了。这个后果是我在决定转学校前从未预料过的。 家里人都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以免情况变得更糟。爸爸妈妈找遍了身边所有在英国生活过的朋友亲戚,一个个地询问意见和解决方法。我给所有在Google上能找到的英国免费法律咨询机构发了咨询邮件。然而,直到现在这些邮件也没有人回复。我翻遍了各种关于留学生租房的文章,希望能找到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人。又把转租通知发布在不同的微信群,论坛和博客,一次又一次地复制,粘贴,复制,粘贴。 绝望似乎要将我吞没,我只能无力地拍着胸口,希望能让身体好受些。我不顾一切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大喊大叫,希望能把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出来。我突然想起以前的老电视剧里,那些在遭遇金融风暴后破产的商人在证券大厅里歇斯底里地哭泣的场面。我觉得那就是我。 我甚至专门去黄旗山上的观音庙祈求一切顺利,还翻出了在日本买的各种驱除厄运的平安符随身带着,也许这样可以带来一点心理安慰。 压力和焦虑苦苦折磨着我,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久的留学计划难道就这样泡汤了吗?难道就因为公寓的问题放弃理想学校,再次选择格拉斯哥大学吗?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换了学校,对新学校充满期待,难道我又要放弃一切回到原来的学校吗?太残忍了,我怎么想都觉得无法接受,真的不甘心。但是如果不交房租,难道真的要打官司吗?我不断想象着被警察带走然后走上法庭的情景。就这样,我问了自己无数个问题,可悲的是,我一个问题也回答不出来。我把住房合同看了一次又一次,后悔当时订宿舍的时候因为嫌麻烦没有认真看合同,甚至都没有看公寓的服务条款。在无尽的担忧和恐惧中,我一夜无眠。 第二天,我清醒了不少。既然问题已经发生了,现在只能正面迎击,能拯救我的只有我自己。我就像视死如归的战士,毅然地充了200块话费,给英国的公寓一次次的打国际长途协商。最后,公寓的客服甚至都能认出我的声音:“那个住在158号房的女孩又来了”。 我用尽身边所有的留学生资源来寻找转租人,一个个地去问他们是否需要租房子,还加入了近20个格拉斯哥的留学生群,甚至自己倒贴了2500人民币作为优惠低价转租。最后,大概是这种降价营销手段起了作用,鱼儿们开始“上钩了”。我非常非常幸运,居然在最后一个工作日成功找到了一个转租人。 啊,终于结束了。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是觉得解脱了。 在成功找到转租人的那个晚上,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庆祝。妈妈在吃饭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其实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难受,甚至还躲在房间了哭了一会。但是10分钟之后,我就想通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走到客厅开始跳绳锻炼身体。因为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绝对不能生病。我们也生不起病了。” 转租手续很复杂,也遇到了许多问题。留学之路漫漫,前方依旧是困难重重,也可能会遇到比这次事件更复杂的问题。我却并不担心,也不会再害怕。无论发生什么,我坚信,家人永远会在你背后帮助你,支持你。 Read in English

A Brave New World

The Mandarin homophone “sea turtle” is an animal, but also represents a person who is born in China and…

Give the Dog a Vacation He Deserves

Dog owners rejoice! There’s finally a perfect spot to spend a lazy afternoon with man’s best friend. Will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