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Yi Wei

春意闹

园子里有棵樱花树,它会结芒果花。 变成小蜜蜂的花匠,发现了这个秘密…… 园子里有一棵老芒果树,春风一吹,树上开出数不清的芒果花,土黄色的,比蚂蚁小,在鲜花的国度,芒果花是丑小鸭,是灰姑娘,一丁点也不起眼——可是那么香,一团团一蔟蔟,香得一塌糊涂,香得不像样。 我走到树下,停留片刻,浑身上下,从头发到鞋底,全都沾满了密密麻麻的花香。 真想变一只小蜜蜂呢!我想。其实,在树下,是不宜这样想的,尤其在这么老这么老的树下,在这么一棵老得成了精的芒果树下。 接下来的事怎么说呢——我双脚离地,身体变小,变轻,双手变成淡黄色的薄翅——就在刚才那一霎,我如愿以偿,变成了一只小蜜蜂。 我失去了人的思想,我心里——我是说蜜蜂小小的心脏里充满了蜜蜂的快乐。我飞上枝头,发现每一朵芒果花都成了举世无双的美人儿——换双眼睛看世界真是不一样!我挨个儿拜访她们,从一朵芒果花飞向另一朵芒果花。我吸吮着花蜜——多么香,教人想起去年深秋喝过的芒果酒。可是,当我飞向第一百零一朵芒果花,却发现它的蜜是涩的,有泪水的味道。 我对她说:“整个春天都在笑,你为什么哭呢?” 她抽抽答答回答我:“我是一位公主。” “芒果花里也有公主?” “才不是!我本来是春天里最美的樱花,樱花里最美的公主。有只蝴蝶嫉妒我,把我挟持到这里,变成这么一朵——这么一朵又丑又黑的芒果花。” “抗议!抗议!” “谁丑啦?” “你才丑,整天哭鼻子,丑死鬼!” …… 满树的芒果花吱吱喳喳嚷嚷起来,真吵呀,像学校里课间活动似的!我拍拍翅膀正想飞走,远离这是非之地,那位哭鼻子的芒果花公主却伸出花蕊,拉住我说:“你把我变回去,我只想做一朵樱花!” 我不过是一位花匠——确切说,是一位刚被老芒果树施了魔法变成蜜蜂的花匠,我哪懂得把芒果花变回樱花的魔法呀? “不行不行!魔法么?一点也不会。樱花么?听说过。日本的花,外国花,不会种。得走了,我早饭还没吃。当然吃了花蜜,花蜜不算数。蜜蜂的食物,吃不饱。放我走……” 我罗罗嗦嗦说了一通,也不知道回答了哪朵花的问话,脑瓜子嗡嗡响——唉,蜜蜂的脑袋瓜,实在不好使! 可是那位哭哭啼啼的公主不肯放我走:“你和蝴蝶是一伙的,你是坏人!呜哇哇~~~” 这可真是冤枉!从小到大,读幼儿园我是好孩子,小学和中学我是三好学生,如今我是劳动模范……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大吼一声。 没想到,这么一吼,哭哭啼啼的公主马上变成一朵樱花。解开魔法的咒语就是这么一句,这魔法真没意思哇。 这会儿,整棵树都安静下来,每一朵芒果花都睁大土黄色的大眼睛,看着那朵全春天最美的樱花,她笑了。 “笑吧,笑吧,都笑吧。”我没好气地说。 天啊,接下来的几秒钟里,发生了我生平见过的最可怕的事!这整树芒果花,一朵接一朵,哗啦哗啦,全变成了樱花!一朵一朵又一朵,全是春天里最美的樱花公主! 我不过是一位花匠——确切说,是一位刚被老芒果树施了魔法变成蜜蜂的花匠,我哪懂得把芒果花变回樱花的魔法呀? 这世界变得多么不像样啊,我不能跟它们一样疯狂下去了。我收起翅膀,沿着芒果树枝往下爬,很快爬到芒果树干,我接着往下爬,很快爬到树底下。 “变吧,变吧,都变吧。”我说,“我要回家了。” 话音刚落,我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个戴着草帽的花匠。抬头看着满树樱花,我心里直嘀咕:等这樱花落了,还能结芒果吗?